被告人尤洪湧給被害人家屬下跪。京華時報記者歐陽曉菲攝
  相依為命的獨子被同村的青年尤洪湧扎死,作為刑事附帶民事原告人的老父親鄭德富卻請求法官留凶手一命,“我的兒子沒了,不想別人也失去兒子,希望法官寬恕他。”“法亦容情”,昨天,市一中院綜合考慮案件具體情況,對殺死兩人的尤洪湧從輕處罰,判處其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京華時報記者孫思婭
  □庭審現場

  被告人長跪磕頭謝恩人
  “我對不起您!”尤洪湧昨天長跪在法庭上,哭著向坐在刑事附帶民事原告席上的被害人家屬連連磕頭。這個年僅25歲的男青年,因酒後衝動,殺死了兩個同村的朋友。而本應被判處極刑的他,卻因死者父親鄭德富的寬容,保住了一命,被法院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面對凶手的悔過,52歲的鄭德富含著淚重重地點了兩下頭。而另一位死者的家屬則將頭轉向一側,不願看向尤洪湧。此時尤洪湧的父親坐在旁聽席上,身邊的後老伴已老淚縱橫。
  這起案件的本身並不複雜。尤洪湧,25歲,北京市人,家住延慶縣香營鄉後所屯村。兩名死者鄭某和侯某是他的同村好友。2013年7月26日晚,尤洪湧和幾個朋友一起到鄭某家吃飯。席間,因為侯某給尤洪湧倒酒他沒有喝,侯某心中不悅,就開始言語相激,已經有些醉意的尤洪湧面露不悅之色,開始有些生氣,朋友聚會不歡而散。
  大約晚上10點多,在鄭某家中,尚未離開的尤洪湧幫鄭某收拾,一旁的侯某仍在不停埋怨尤洪湧不給面子拒絕喝下他倒的酒。兩人因此爭吵,尤洪湧還曾沖向廚房要拿菜刀,後被鄭某攔住。尤洪湧被勸回了家,氣仍未消,摘下掛在屋內牆上的一把東洋刀,回到鄭某家。他先是用刀朝勸架的鄭某身上亂刺,又朝侯某身上亂扎,兩個好朋友隨即倒在血泊中。眼前的慘狀讓尤洪湧酒醒了許多,他趕緊打電話報警,並幫鄭某按著傷口止血。但為時已晚,侯某當場死亡,鄭某也因傷勢過重在4天后死亡。
  凶手父親“讓兒子報恩”
  昨天宣判,尤洪湧的父親一直坐在旁聽席上。尤洪湧的父親說,尤洪湧和鄭某、侯某認識已經有10多年了,幾個孩子在一起上學,關係都不錯,平時尤洪湧也喝酒,但不酗酒,性格不是衝動型的。
  出了事情,尤洪湧的父親想得最多的還是後悔。出事以後,他因為覺得沒法面對,而沒有去找過死者家屬,只是東拼西借湊了10萬元賠償。
  對於鄭德富的寬容,尤洪湧的父親覺得鄭德富能做到這步很難,“誰兒子死了心裡不難受啊,如果換成我,我能不能做到這步,還真不好
  說,他真是一般人比不了。”他說,今後無論如何,家裡能盡多大力就盡多大力,“如果孩子還能出來,我一定會告訴他,讓他報恩。”
  離開法院前,尤洪湧的父親走向鄭德富說:“感謝你!對不起!”
  鄭德富回應說,“對不起的話不用再說了,你兒子辦了傻事又不是你的過錯,我能理解你,他最對不住的還是你。我就是想著你跟我情況一樣,我給你保住這個家,不管怎麼樣,你以後還能看見你兒子,我是看不見了,多的別說了,面對生活,面對現實吧。”說起在庭審的最後,尤洪湧過來磕頭,鄭德富說,他只是對尤洪湧點了
  幾下頭,“當時太難受了,說不出話,點點頭只是想告訴這個孩子,你最對不住的是你自己的父親,如果真是死刑,你爸爸誰來養老送終。”說到這裡,鄭德富深深地嘆了口氣,“我心裡就是難受,這些事趕緊讓它過去吧”。
  □法官釋案

  死者父親求情凶手得以保命
  2014年4月1日,尤洪湧被以故意殺人罪公訴到了法院,主審此案的鄭文偉法官表示,她從1991年開始審理可能被判處死刑的惡性案件。鄭文偉告訴記者,此案的庭審過程中和她此前對其他案件的審判過程並沒有太大區別,但到了民事部分的調解程序時,死者父親鄭德富的表現令她動容。
  鄭文偉說,在她進行民事調解過程的時候,由於當事人雙方當庭均表示在附帶民事賠償的問題可以調解解決,於是她在庭後便與被害人鄭某的父親鄭德富電話取得聯繫並溝通此問題。但鄭某父親並沒有急於答覆具體的賠償數額,而是為尤洪湧求情。“他當時對我說‘希望法院留尤洪湧一命,其實這孩子還挺好的,平時也老實,跟我兒子關係也不錯,雖然我的兒子被他害了,但我不想讓他的父母也失去他,畢竟他還年輕,才20多歲’。”鄭文偉說,在她工作的20多年來,只遇到過一次類似的情況,而其他的死者家屬即便同意賠償,也沒有任何人會為凶手求情。
  鄭文偉告訴記者,尤洪湧雖然具有自首情節,但是畢竟殺死了兩人,按照法律規定是應該被判處死刑的。然而如今鄭德富的寬容給了他一次重生的機會,因為法律規定,除了自首之外,得到被害人家屬的諒解也是可以從輕判處的理由之一。因此,合議庭在綜合考慮了尤洪湧有自首情節、其家屬賠償了部分損失、尤洪湧無前科劣跡、酗酒後自我控制力下降等案件的具體情節,認定可以對尤洪湧判處死刑,但不立即執行。
  ■判後寄語

  他是令人尊重的偉大父親
  在昨天宣判的現場,鄭文偉法官在宣判程序結束後,還用判後寄語的方式,表達了法庭對鄭德富的尊敬。
  “這是一位多麼令人尊重的偉大父親啊,他的悲憫、寬容、仁愛之心,他的求情、寬恕、善良之舉深深地打動了法庭和所有在場的人,從他簡單、淳樸的語言中,我們感受到了他那寬廣的胸襟和博愛的人性。鄭德富的善行和義舉正是中華民族傳統美德的體現,其身上散髮的真、善、美的人性光輝值得我們尊重和大力弘揚,法庭感謝這位慈愛的父親傳達出的道德正能量”。法官們同時也希望“尤洪湧能夠真誠悔過,珍惜鄭德富的慈愛之心,體恤他的喪子之痛,懷揣感恩之心去回報社會和善良的鄭德富,成為一個對社會、對家庭有用之人,不要辜負被害人父親和法庭的期望”。
  □人物聚焦

  回憶房塌了,是兒子救了我
  昨天上午,記者見到了52歲的鄭德富,消瘦的他皮膚黝黑,他說自己只有小學三年級文化,長年在家種地,不善於表達。
  鄭德富是一個普通農民,也是一個單身父親。據他講,兒子8歲那年,因為連下暴雨,家裡的房子坍塌了,一家三口都被壓在了廢墟下麵。當時兒子因為身材較小,跑了出去,並喊來村裡人將自己和妻子救了出來,但不幸的是妻子已經死亡,“房子塌了,是兒子喊人來救了我。所以說,我的命是我兒子給的”。妻子去世後,鄭德富獨自撫養鄭某,種田是家庭的唯一經濟來源,鄭德富說一年的收入是幾萬塊錢,但孩子很懂事,經常幫他幹活。“我們爺兒倆就一直這麼湊合過的”。
  大約在鄭某12歲時,他帶著鄭某從河北老家來到了北京延慶縣香營鄉後所屯村,隨後再婚,老伴帶過來一個女兒。鄭德富說,他挺過了最艱難的日子,一家人的生活逐漸向好的方向發展,他也開始琢磨著該給24歲的鄭某找個對象了,卻沒想到會發生這起慘案。
  煎熬守4天,兒子還是走了
  鄭德富說,尤洪湧、鄭某以及另外一名死者侯某是三個好朋友,都住在延慶縣香營鄉後所屯村,平時經常在一起玩,而他與尤洪湧的父親也認識。事發當時,鄭德富並未在家,在得到消息後,他馬上趕回家,看到兒子躺在血泊中。“我就想著快救他的命。”鄭德富把尚有呼吸的兒子送進北醫三院,在醫院里守了4天,“孩子當時還能說話,一直跟我喊疼。”鄭德富說,他雖然心裡知道孩子已經撐不過去了,但是一直在安慰兒子“沒事,很快就會好起來”。最終,兒子還是離開了人世。
  鄭德富說最初的幾天,他除了傷心難受,心裡也是恨的。“要說實在話,真應該讓尤洪湧償命,擱誰當時想法也是這樣,我就這麼一個兒子,你給我弄死了,誰心裡能舒服。”鄭德富說,但是到了後來,他看到尤洪湧的爸爸和媽媽,覺得他們也都“怪可憐的,我一下也就轉變了”。
  釋然留條命,就是保住個家
  鄭德富口中的“一下”,其實是一個星期的時間。他說,在這期間,沒有人勸他,也沒有人來給他道歉,他就是一個人獃著,突然改變了想法,“如果說什麼讓我轉變了,就是良心。”鄭德富說,他知道帶大一個孩子多不容易,“尤洪湧家和我家一樣,老伴老早就沒了,他一個人把孩子養大。”
  鄭德富說,他體會了失去獨子的滋味,所以不想別人再重覆這份痛苦,“給尤洪湧留條命,就是保住了一個家。”在拿定主意後,鄭德富告訴了老伴,“人心都是肉長的,都是做父母的,老伴也同意了。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保他的命,讓他的父母也有個奔頭。”鄭德富說,他心裡這麼想,也是這麼跟法官說的,而往後的生活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創作者介紹

豪宅裝潢

qv68qvkod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